雷竞技raybet平台“雨女无瓜”游乐王子讲述两次出圈和口音之谜
发布时间:2023-02-27 11:39:15

  不到一周的时间,袁奇峰11年前在《巴啦啦小魔仙》中饰演的“游乐王子”重新火了,他沉默了4个月的微博也开始活跃起来。继《巴啦啦小魔仙》后,这是他在演艺圈的第二次“出圈”。

  起初是“游乐王子”木讷的表情和奇怪口音被视频博主剪辑成搞笑短片,伴随着表情包在亚文化圈子中散播,《巴啦啦小魔仙》的全民影响力令其逐渐出圈,只待林更新的一句回复:“这位蓝衣法师是?”网友彻底掀起了狂欢。

  在“游乐王子”翻红的这一周里,袁奇峰起初是懵的,但他很快适应了这巨大的变化。起初,他随着网友的节奏调侃自己,5月29日,他在微博中@本人,并添加了“明星势力榜”话题,这天,他是微博内地明星实力榜内地榜的第224名,这可能是他第一次上榜,应该也是排名最高的一次。他配发了网络热传的“游乐王子”表情包,对自己鼓劲说:“内地榜上为你加油啦,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执著哦。棒棒哒!”

  十年前,袁奇峰是广州影视圈无人不知的“广告小王子”,他的QQ空间中至今保留着当年拍摄的广告大片、形象照以及为广州亚运加油的新闻报道图片,一千余张照片按照品牌和活动整理成31个相册,某本地知名摩托车、服饰、某国内著名电器都使用过袁奇峰的形象。

  在“广告小王子”的时代,袁奇峰拍过的广告五花八门,这些照片至今留在他的QQ空间相册里

  在一组亚运报道照片中,他在人群里蹲在前排C位,身边是彼时如日中天的韩庚。那年的袁奇峰外形像是何润东和汪东城的结合体,就算今天放入任何男团也不输他人。

  如今他圆润了很多,也剪去了当年造型感十足的发型。除非有专业的摄影师,他说自己已经很少拍照。矛盾的是,他是一个喜欢用相机记录自己和生活的人,至于不再热衷拍照的原因,他说不是因为不再自恋,也并非不自信,究竟什么原因,他没说出来。

  现在他是一个商人,从事美容行业,同时还拥有一家教育机构,签了一些网红。很久没再演戏,但也没有完全脱离这个圈子,下月4号他将前往江苏参与一部网大的开机仪式,袁奇峰和片方负责人是好友,除了参演,更重要的是去看项目,如果够好,他也希望参与投资。

  十年也改变不了太多,比如口音。电话接通,能明显感觉到袁奇峰普通话的进步,但一些关键的词语还是会暴露了他“游乐王子”的身份,袁奇峰自己也承认,前鼻音和后鼻音是他的一个死穴,直到今天也没能解决。他没提到更多的口音问题,从网友剪辑的视频来看,前后鼻音不分并非其口音的致命笑点,吞字、读错字,以及不知是什么的发音才是真正引爆网友的关键。好在,这些在采访中并未出现。他也没有结婚,甚至仍处在单身状态。

  普通话有所进步,他的解释是,身为生意人时常出席一些活动,发表一些演讲,这锻炼了他。但终究没能像那些职业演员一样将正音和辩音做到专业,是因为和经纪人的别扭,赌气之下离开了这个行业。

  谈到没再做演员的遗憾,他说:是没能正经的演出一部古装戏。2002年,初入行的他在《隋唐英雄传》中出演了一个小角色,他尝试了一些古装扮相,经纪人和朋友认为他非常适合,甚至觉得他有红的潜质,有人邀请他去北京发展,但他放弃了。

  放弃的原因比《巴啦啦》剧情还要无厘头,他本来只是想把演员当成一个正常上下班的职业,身在广州勉强可以满足他,一旦外出拍戏,演戏就变成了一个最不规律的职业。这十年来最大的改变是,袁奇峰终究没像他当年希望的那样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当年想要逃离这个行业的他,又想要重新投入影视的洪流。

  托米·韦素执导并主演的史诗级烂片《The Room》 日后成为了一部邪典传奇,受到观众乃至专业影人的热爱,大明星詹姆斯·弗兰科就是众多簇拥中的一员,他甚至将这其改编成电影《灾难艺术家》并入围了奥斯卡。

  影评人万乐在分析之所以从各个角度去看都毫无疑问是烂片《The Room》能够被观众拥戴,是因为“它撞上了群众心理的防线,成了它们感情的宣泄口。”、“一部独自观看十分钟都坚持不下来的烂片,在人与人的某种牵绊之下,竟成了一群人的狂欢。至于影片演什么,谁会在乎?它所存在的意义,仅仅就是给那疯狂的人群一个狂欢的理由。”

  就像《The Room》连续上映的十余年来对着屏幕扔勺子的观众一样,《巴啦啦小魔仙》的成年观众也在评论和弹幕中陷入狂欢,并将狂欢通过表情包和鬼畜视频散播到其他圈层,“游乐王子”以及《巴啦啦小魔仙》剧中其他角色近乎灾难级的表演被重新关注,与《The Room》几乎有着同样的社会原理。但不同于托米·韦素的至今无从知晓的神秘背景,袁奇峰的由来有迹可循。

  他的奇怪口音来自复杂的童年成长背景。袁奇峰的的介绍是:“出生于中国台湾,台湾影视演员。”事实上,袁奇峰一天也没有在台湾出道,如今,他持有的也是内地身份证。他的出生地是台南,他说,爷爷是解放前被“抓去”台湾的广东人,而原籍广东的外公早年调去海南工作,母亲出生在海南,然后被介绍嫁到台湾。

  只在台湾生活到5岁,袁奇峰就随家人搬到大陆,由于父母忙于生意,他被送到海南与外公生活,9岁又随父母到了广东汕头。台湾+海南+广东,造就了袁奇峰谜一般地口音基础。而他在剧中时常出现的儿化音,袁奇峰将其归结于自己来到广州后的经历,当时他结交了一些东北朋友,与东北口音的结合,造就了“这个亚子”的“游乐王子”。

  在袁奇峰的中,其毕业院校是“广东省粤剧学院”,事实上,学校的全称应该是“广东粤剧学校”,是一所隶属广东省文化厅、教育厅领导的多学科综合性的中等艺术专业学校。在校期间,袁奇峰学习的也不是戏曲专业,他是当年学校中由广东粤剧院以及广东省话剧院代培的一届表演专业学生,事实上,也算是表演科班出身。只是,袁奇峰学习表演是被迫的。

  三、四岁还在台湾时,袁奇峰就拍过广告,那时他学过表演,但父母只是让他当做一门兴趣培养,没想过他做演员。袁奇峰从小学的是芭蕾,尽管芭蕾也并非他所好。在蝶变成为艺术之前,舞蹈是一门枯燥而艰辛的技术,袁奇峰觉得太苦,他时常逃课,勉勉强强的撑到了去年纪够去报考粤剧学院。

  他的计划是舞蹈专业,但在考试途中几次三番碰到一位老师,这位老师劝他去学表演,袁奇峰的父母很开明,让他自己做决定。起初是试课,在那时,似乎命运已经决定了口音会成为袁奇峰表演路上的阿喀琉斯之踵。第一堂表演课学的就是台词,初次试水就让他感到悲观,试想一下,“游乐王子”该如何诠释“八百标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边跑”、“打南边来了个哑巴,手里提着二斤鳎目”。

  但那位认为袁奇峰有表演才能的老师不离不弃,硬生生劝着他试了第二节表演课。第二节课是肢体语言,与袁奇峰熟悉的舞蹈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尝试着解放天性、模仿动物行为、当众孤独,袁奇峰觉得这个好玩,又对表演产生了兴趣。

  语言课和形体课并行,让袁奇峰在痛苦和愉悦间不停摇摆,在三次跑回舞蹈教室后,舞蹈老师成了帮他做决定的那个人。当时,袁奇峰已经十七八岁,腿已经偏硬,比腿更硬的是舞蹈老师的拳头,看到动作不规范直接上手打,他愣是被打到不敢去上课,后来一想,算了,那还是去学表演吧。

  他很认真的早读晨练,克服台词难关,他自认对得起所学的这份专业,并称自己语言天分其实“蛮好的”,但确实由于呆过的地方比较复杂,又都属学习普通话的重灾区,这一切,为后来的“雨女无瓜”、“”奠定了基础。

  “英国有哈利波特,中国有巴啦啦小魔仙。”这是《巴啦啦小魔仙》出品方奥飞动漫对这部以魔法变身、魔法穿越为主题、52集电视剧的定位。

  但在2007年接到剧本时,22岁的袁奇峰并不相信,他认为剧情有些幼稚,并且拒绝了出演。

  每当人生面对关隘,总会有命运之手将天平按向袁奇峰这一方。被袁奇峰拒绝的片方先后去上海、北京选角了一个月,种种原因,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片方低了头,还是找到袁奇峰,甚至向其保证:“只要你接这个戏,你提出问题我都可以答应你。”

  双方谈妥的条件是,袁奇峰可以随时请假,可以回去拍广告,袁奇峰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态是:“既然你那么想让我去演,反正我就当作玩,就当成平常工作玩呗。没有真正把这个东西当成一个作品去拍,我当时的心态是这样的,是应付式的。”

  但真正进组之后,袁奇峰还是回归了演员的本分,“头一两天的时候,我都是用玩的心态去的,后面觉得好像不行。既然接了就一定要认真去做,这是做演员的职业道德,所以我当时就想投入进去,甚至中途的广告我就推掉了,全心全意对这个戏。”

  袁奇峰说,不管是好作品,还是坏作品,在拍摄的那4个月中,他的确很少出门,天天在酒店里面看剧本。这部戏,袁奇峰的片酬是二十多万,他大致算过,和他做模特的收入相差无几,值得欣喜的是,他通过这部剧收获了演戏的快乐。

  袁奇峰回忆说,《巴啦啦小魔仙》先是在南方少儿频道首播,后来是央视少儿频道,央视一套频道,然后是各大卫视。在他的记忆里,这部剧是自己播火的,那时,影视作品没有如今的各种营销手段,片方几乎没有组织演员参与与过宣传活动,因此也没有演员因为出演《巴啦啦小魔仙》而火起来。直到2013年,电影版《巴啦啦小魔仙》上映,袁奇峰才跟随剧组进行了一波密集的宣传,他才发现,自己有着不小的群众基础。

  这部电影在当年上映后获得了5160万票房,排在当年上映电影的第83位,这一年也是国产电影大发展的一年,全年内地总票房达217.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51%。

  而在拍完这部电影之后,袁奇峰却慢慢淡出了演员这个行业,甚至也不再接演广告。

  在他出演作品有限的职业生涯中,他得出演员是个被动职业的结论,这个行业里有一些东西是他不太喜欢的。他并没有举出一些具体的案例,只是称和当时的经纪人有一些矛盾:“因为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别人强迫我做一些事情。甚至我为什么说做演员为什么比较被动呢?永远都是被选,被别人选,我不太喜欢这样的生活,更何况我从小在生活、家庭环境当中要什么就有什么,不喜欢别人逼着你去做一件事情。”

  在拒绝了经纪人安排的不喜欢的工作后,袁奇峰刻意让自己变得很忙,好让经纪人无从给他安排新工作。他参与到朋友的美容行业生意中,慢慢自己也开始进入这个行业。而在他终于收拾好心情决定回来时,此前任性的后果也开始凸显,之前拒绝过的导演不好意思再去求,机会也不再等他。

  南国的广州早已不是娱乐行业的中心,演员不是在北京上海就是横店,袁奇峰慢慢退出了演员行当,专心投入到生意当中。生意场磨炼了他,他曾把最信任的朋友培养成公司股东,但最后被这名朋友把公司搬空,一度遭遇财务危机,他说自己用了两个月时间把所有人全部裁掉,让公司换个样貌,如今,事业已经缓了过来。

  拍《巴啦啦小魔仙》时,袁奇峰体重120斤,不再上镜之后,他的体重增长到了130-140之间,具体数字他并未透露,他认为这是生意场上应酬不节制的后果,但好在这还不是一个很大的增幅,“其实手和脚都没胖,但肚子上和脸上都长了许多肉,坚持做几个仰卧起坐很快就会下去。”

  “游乐王子”重新走红的这段时间,有不少商演和电影邀约找过来,他正规划着:“我可能就重新要减肥,整个方面要重新再打理起来。但企业方面还是要管的,两边的人都要培养起来,我那个时候,也许把戏就当成一个娱乐的形式去拍,不是赚钱的形式去拍可能会更好。”

  对于做演员的态度,袁奇峰倒是一如既往,他始终没有把“梦想”这类沉重的词挂在嘴边,而是谈及了学习表演时老师的一段问话——“你们是为了什么来做演员的?”

  班里很多同学说:因为《还珠格格》小燕子红了,我也想当明星。或者:我要当明星,接受万人敬仰。袁奇峰当时的答案是:我只是想找一份工作。

  小时的动荡,让袁奇峰渴望安稳,当年他目光所及的演员职业也是安稳的,代培的老师来自话剧院,在他眼中同样是上班、下班,平淡如水。到如今,他不会再像当年般幼稚到依然觉得做演员可以安稳如常人,他现在的想法是:“我喜欢演不同的角色,等我老的时候我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生,我回想起来,我觉得我什么人生我都体验过,我只是这样一个想法。”

  对于重回幕前,他充满了信心:“虽然说这么多年没有跟观众见面,我觉得可能对我来说我也不会放弃,只要他们期待,我随时也可以再出来。”雷竞技raybet